女性創業者單丹丹:從放棄鐵飯碗到創辦福佑卡車的創業歷程

  “物流,尤其是整車運輸,當時給大眾的第一印象是很土的,但我相信通過互聯網的改造,物流會是一個最性感的行業,可以實現車盡其用、物暢其流、人樂其業。”這是單丹丹創立福佑卡車之后的追求。
 
  1997年,單丹丹從南航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南京機場貨運中心負責航空物流,1700元是她當時拿到的月薪,也是當時一般應屆生工資的三倍。這是一份令她父母滿意的工作,高薪、穩定、體面。
 
  20多年后,單丹丹是整車運輸科技物流公司福佑卡車的創始人兼CEO,也是商業世界里寥寥無幾的女性科技物流公司掌門。
 
  在單丹丹身上,你能感受到一種顯而易見的反差:這個傳統物流領域殺入互聯網科技行業公司背后的創始人,是一個來自南京的小個子女生,說話時語調柔和婉轉、平易近人,但她同時也是一位熱愛挑戰、殺伐果決、不留退路的CEO,“以柔克剛”是員工對她的評價。
 
  “我是七十年代為數不多的獨生子女,獨生子女常常會忽略別人的感受,我行我素,這個習慣或許不好,但現在回頭看也未必。如果我身上沒有這樣的特性,就不會從被視為“鐵飯碗”的國企辭職,也就不會有今天的福佑卡車,不會有今天這么精彩的創業人生。”單丹丹說。
 
  “當時拿著同齡人三倍工資的她在提出辭職時,父親以‘斷絕父女關系’來加以要挾。因為辭掉這份高薪、體面的工作,超出了當時大部分人的認知。‘他覺得自己奮斗、創業就是為了讓我有安穩的生活、體面的工作’。”父親最終無法說服這個喜歡新鮮事物、充滿好奇心的女兒,最后的結果是父女重歸于好,并且在經濟上支持了女兒的創業。
 
  
 
  從國企員工到連續創業者
 
  2007年,從機場辭職的單丹丹在南京創辦了傳統物流公司福佑物流,并在三四年時間內做到了細分領域的第一。
 
  “創業初期比較艱苦,當時為了拿下無錫市場,我們長期駐扎在當地的物流園區,吃了半年多的快餐。以致于后來一看到紅底白字的食品袋,就誤認為是快餐。”回想創業初期那段時光,單丹丹感到幸運的是,她的努力付出收獲了回報:最終簽下了意向客戶。
 
  不過,創業不會一帆風順,她也曾在創業初期因過于注重業務,一度疏忽了公司管理,并為此付出了代價。
 
  在南京創建的航空物流公司剛運營第一個月,因管理疏漏丟失了客戶的兩箱手機貨物,價值十幾萬元。“這對當時的公司而言是一筆不小的金額,因為公司剛剛開業,幾乎所有錢都用在了購置運輸車輛、公司開辦和運營上,根本賠不起。”單丹丹說,更何況還因此面臨著失去客戶信任和終止合作的風險。要知道,公司當時超過80%的業務來自該客戶。
 
  “當晚我緊急飛往廣州,與客戶當面解釋,承認管理疏漏導致貨物丟失,承諾全額賠償。”單丹丹回憶說,可能因為坦誠和高效處理問題的態度,客戶給予了充分諒解,剩下的問題就是籌措賠償資金。
 
  回到南京后,她立刻聯絡朋友借錢,并把籌來的資金全額賠付給客戶。“直到今天,我們與這家客戶仍然保持著深度合作。我們雙方多年來建立的深度信任,恰恰是來自合作中處理每一個問題的坦誠與負責態度所積淀來的。”單丹丹表示,在物流行業這么多年,她最大的感觸就是物流是一個從信任開始、服務貫穿、效率致勝的行業,有著很強的契約屬性,所以信譽在這行業尤為重要。
 
  第一次創業的成功讓單丹丹實現了大眾眼中的財務自由,而單丹丹并沒有自此止步,而是成為了一個連續創業者。
 
  繼福佑物流之后,單丹丹進入了互聯網領域創立了類似“大眾點評”的O2O項目,但以失敗告終。
 
  “不過通過此次失敗,我得到了關于創業的一個很重要的教訓:貿然相信自己的學習能力,去挑戰全然陌生的專業和領域,最后往往注定失敗。在此之后,我選擇聚焦,以物流行業專家的身份和優勢,創立了現在的福佑卡車,決定把互聯網與物流行業鏈接起來。”單丹丹表示。
 
  后續創業的失敗讓她意識到自己擅長的是物流,用互聯網改造物流行業可能是新的機會,于是再次回到熟悉的物流領域,在2015年創立了福佑卡車。
 
  談及自己當初創立福佑卡車的初心,單丹丹對一個場景記憶猶新。“2014年夏天,我在一個物流園看到一對夫妻,當時天氣悶熱,夫妻倆卻住在空間擁擠的卡車里面,換洗的內衣褲晾在后視鏡和雨刮器上,就為了省三四十塊錢的小旅館費用。”這個情景對她觸動非常大,讓她覺得在艱苦的生活面前,卡車司機的尊嚴無處安放。
 
  “我們常說尊重,尊重不光是掛在嘴上的。我們希望通過科技力量,切實地讓司機獲得體面與穩定的收入,真正贏得尊重。”單丹丹當時就想,能不能通過技術為這個行業帶來改變,讓從業者可以生活得更加體面?
 
  “在今天來看,數以千萬計的卡車司機已經深刻感受到了移動互聯網的價值。在物流交易中,繁冗的溝通變得更簡單,壓賬的擔憂得以消除,不用再擔心返程空駛,交易履約體系賦予了卡車司機更多保障。”親自參與并見證了貨運工作改頭換面,她為此頗感欣慰。
 
  
 
  用算法讓司機“回家看看”
 
  單丹丹認為,運用技術的力量在實際運營中給卡友們帶去實實在在的便利與溫暖才是最應該下功夫去追求的事。
 
  福佑把車輛調度交給算法來做,尤其是合同車司機,他們的所有訂單都是算法分配的,同時福佑卡車又希望技術是以人為本的,所以算法在派單時會結合司機休息時間安排,比如為了避免司機連續疲勞駕駛進行長短單搭配。
 
  另外,福佑卡車還上線了一個“回家單”功能,所謂的“回家單”,就是讓算法把司機“回家看看”的需求納入考慮,為司機分配他們指定地點的運單,目前大概已經服務了有3000多人次。
 
  其實,不止是在技術方面,在福佑卡車內部的人員管理方面,單丹丹也一再從平等上去做要求。
 
  “因為我們公司也有做傳統物流出來的員工,大家有時還是有一些甲乙方的思維慣性,為了建立平臺與司機的平等、良性的關系,福佑卡車得先要求自己做好。”單丹丹介紹到,為了營造這一氛圍,福佑卡車公司內部制定了一些規定,對與卡車司機溝通時的態度、語氣等等都做了一些要求,并會不定時的通過電話錄音去抽查,對于車輛服務人員也嘗試了直播答疑的方式,去了解司機的問題,從而在各方面讓卡友感受到公平與溫暖。
 
  福佑卡車從一開始就定位為一個履約平臺,一開始做福佑卡車,單丹丹就堅定不移地就是要去做把交易搬到線上。當時同行基本都在做信息匹配,但是單丹丹認為如果只做信息撮合,可能價值沒有那么大,要想在業內深耕,就一定要在這個行業里深深地浸泡、真的去碰業務,才能抓住用戶的痛點,讓技術滲透在業務場景中去解決問題。
 
  這也是福佑和信息撮合平臺、和傳統車隊不一樣的地方,福佑卡車熱衷于深入業務中,是為了在每個業務節點積累數據、用數據訓練算法,然后決策下去遇到各種各樣問題,新的問題拿上來再去迭代算法……在這樣不斷地迭代過程中,才去進一步談利用數據、落地技術,才能說提高效率、推動行業升級,踏踏實實一步步地推進。
 
  產業互聯網之路,道阻且長??偟膩碚f,福佑卡車經歷了三個階段,從1.0交易線上化到2.0的標準化,再到3.0的智能化。
 
  福佑卡車1.0版,做的是深度撮合生意,交易線上化,完成了海量交易數據積累。在1.0版積累了海量訂單數據以后,福佑卡車開始打造平臺的標準化,與TOP企業建立穩定的合作關系,標準化包括報價標準化、服務標準化和信用標準化三個部分。這就是2.0階段——建立標準化,積累海量優質訂單。
 
  后來單丹丹團隊發現,撮合來撮合去,卻賺不到錢。背后的原因是,他們只是簡單地把線下交易搬到了線上,隨著信息越來越透明,如果在價值鏈上沒有產生實際貢獻的話,真的很難賺錢。于是他們以科技提高車輛運營效率,創造出3.0版本——打造智能調度系統,重構零散訂單,提升訂單價值。
 
  當前智慧物流的發展,在單丹丹看來還是萬里長征才走了一兩步。接下來,怎么實現智能化、推進智能化、實現技術和行業的深度融合,還有很長的路要去走。
 
  
 
  最難走的路是捷徑
 
  福佑卡車在早期沒有什么被投資人看好的要素——“公司從南京北上剛剛立足,CEO也不是名校畢業,我還是個女的”。
 
  單丹丹曾遇到過直言不投女創始人的投資者,“可能他們覺得女性創業有后路,老公養也不丟臉,投資人肯定希望你不要有后路;另外,女性會面臨家庭的期盼,野心不夠大,這些可能都是創業減分的地方。”而事實上,單丹丹不是一個會給自己留后路的創始人。
 
  福佑卡車得到梅花創投投資的第一筆300萬天使投資的同時,梅花創投創始合伙人吳世春告訴單丹丹,“你想把這個事做成,要從南京搬到北京來,北京的人才、格局是不一樣的。”
 
  因為吳世春的建議,加上單丹丹對物流行業的熱愛與果斷的性格,她不顧周圍人的異議和反對,毅然決然把公司從南京搬到北京,一個人帶五個人開始了北漂創業之旅。當時合伙人想要留下100萬作為失敗的退路,“我說我得全部帶走,我會打完最后一顆子彈再回來,不給自己留后路”。
 
  結果證明,來到北京是正確的,從跟德邦物流負責人親自談下第一筆訂單,福佑卡車發展至今已成為中國最大的整車運輸科技運力平臺,累計獲得了來自中銀投、經緯中國、君聯資本、鐘鼎創投、普洛斯等機構的7輪股權融資。
 
  “在我們C+輪融資的時候,融資都到盡調環節了,我們自查發現業務模式中存在漏洞。當時面對的就是砍不砍掉這塊業務,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難的決策,因為如果要砍掉這部分業務,投資人一看數據掉下來了可能會影響融資,但不砍就意味著以后要背負這個包袱前行。這個漏洞不解決以后一定會引發一系列的問題。”面對這個困局,單丹丹從長遠的利益出發做出了選擇。
 
  “最后我如實地跟投資人說明白了,所幸最后還是成功融資了。最壞可能就是融不到錢。其實C+輪對我們還是很重要的,但我想又不是融完這一輪就結束了,畢竟公司還要往下走很久。所以我后來就和負責融資的同事說,即使這次融不到資,也要把有漏洞的業務砍掉。”
 
  談及公司的未來,單丹丹說:“我最焦慮的是不知道哪一天自己會被另外一個行業取代,危機或者新事物出現在你望遠鏡以外。我不希望數碼相機來的時候,我還在說自己的柯達膠卷怎么好,這是我對自己最起碼的要求。所以,我現在關注最多的是前沿技術在物流行業的應用,比如當前物流業對AI技術的采用率是6%,可能5年內達到67%,物聯網采用率22%,五年內會是79%。這些新技術的應用會讓整個行業的組織模式、運轉流程等產生天翻地覆的改變,該怎么適應新環境的變化,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
 
  “世界上最難走的路就是捷徑”。在單丹丹看來一個公司的文化就是創始人文化,你是什么樣的人,就選擇什么樣的員工,企業就會呈現給外界什么樣。“看到別的企業成立2年、3年就上市了,也千萬不要心急。其實大多數的創業企業都是一步一步艱辛走過來的,超快成長的企業畢竟只是極少數。”單丹丹表示,創業需要仰望星空,也需要腳踏實地,首先得想辦法讓企業活下來才行。只要還活著,就有可能等到勝利的那一天。
 
 ?。▉碓矗褐袊锪骶W、卡車之家、福佑卡車;圖片來源:網絡)
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久久av免费这里有精品,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