鬢如霜李國慶50歲告別當當 少年心二次創業以書會友

 
  最終,李國慶還是選擇了離開。2月20日,當當網創始人李國慶以公開信的方式宣布離開當當。李國慶在公開信中宣布,自己“愉快出走”當當網,開始其全新的行程。隨后,當當網方面發出人事調整公告,宣布李國慶離職。從2019年1月開始,李國慶仍是公司股東,但不再擔任當當網的任何職務。董事長俞渝兼任當當網CEO,公司日常管理決策由俞渝帶領公司高管完成。
 
  正如李國慶在公開信中寫的那樣:“往事濃淡,色如清,已輕。經年悲喜,凈如鏡,已靜。”或許心中已經放下,選擇轉身離開,所以此次公開信相比李國慶近半年的公開言論更Peace了些。公開信中,李國慶不僅回憶且感慨了自己陪同當當網走過的19年風雨,也指出了自己未來的計劃。
 
  離開當當的下一步,李國慶表示,自己會再次在文化創新和復興上為中國乃至世界的文化產業貢獻光和熱。“我將創辦書友會,讀者可以以書會友,閱讀達人可以在這個平臺自發組織成千上萬書友會。”李國慶期望,能用3~5年時間將用戶做到4000萬,“再造一個互聯網文化生態”。
 
  燃情19年
 
  “春節前5天,我騰清了辦公室,把車位、停車費都交了,只留了那輛開了8年的破車,然后秘書借調給我,就走人了。”離開創立了19年的公司,離開了每天都去的辦公室……這些變化,對于李國慶來說,目前還有些許不習慣。但是既然選擇在50歲的時候再度追夢,李國慶表示自己依然會如當年一樣奮不顧身。
 
  李國慶向包括《每日經濟新聞》在內的媒體記者介紹,不久后其社保等各種關系也將被轉到新公司。
 
  有意思的是,此次公開信出來后,如同李國慶的心態一樣,外界對于這位明星企業創始人出走的消息似乎并不意外?;蛟S在外界看來,李國慶早就該離開當當網了;又或許是,當當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當當了。
 
  事實上,李國慶是中國互聯網產業20余載發展史中一位無法忽略且頗具爭議的人物。
 
  當當網從1999年11月正式開創至今,已走過近20個春秋。作為中國B2C網上商城曾經的先鋒,當當網刷新了多個行業第一,然而它卻未能抵御淘寶、京東等后起之秀。不少業內人士認為,起伏中的李國慶和當當網,是中國互聯網商業化過程的投影。
 
  時間倒回至1999年11月,正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的PC時代初期,李國慶、俞渝夫婦創辦的網上書店當當網正式上線運營。千禧年之后,中國互聯網發展的黃金時期也隨之開啟,當當也借此東風在21世紀“頭十年”內崛起并成為霸主。2003年,當當網即實現盈虧平衡;2004年,當當網的圖書銷售額達到全網零售份額的40%;2009年,當當網實現盈利,成為當時國內唯一盈利的電商。其間,當當網的年平均增速達到了180%。
 
  一時間,當當網風光無限。2010年,當當網在紐交所掛牌,成為中國第一家完全基于線上業務、赴美上市的B2C網上商城。敲鐘儀式現場,意氣風發的李國慶對媒體表示:“當當上市表明中國電子商務模式的成功。”當天,當當的股價從13.91美元,翻番到29.91美元,市值高達23億美元。此后,更一度超過26億美元。
 
  不過,在上市前夕,當當卻遭遇京東的“奇襲”,而后者一向只專注于3C——京東先后從卓越亞馬遜(其后改名亞馬遜中國)挖走石濤和高燕,甚至為了保密,只是在某家廣告公司騰出一塊地方供圖書部門使用。即便是京東內部,大多數人也不知道在做圖書這一品類。
 
  自此,價格戰、廣告戰、擴品戰,隨之而來。也正是在接下來的紛爭中,當當不僅毛利率一路下滑,甚至在上市兩個季度后,還陷入虧損。最終,當當于2016年9月,私有化退市,市值僅剩5.6億美元,不及高點時的四分之一。
 
  之后當當網再次活躍于大眾視野,便是在2018年4月后,當當爆出被賣身于海航。不過直至今日,該項收購計劃依然沒能實現。如今的當當,顯然已經被競爭對手甩在后頭。但據李國慶介紹,今天的當當網擁有近3億的用戶,數百萬種圖書,近百萬種電子書,在圖書行業遙遙領先。
 
  當當19年,李國慶都看在眼里。在李國慶看來,當當網發展的19年也是燃情的19年,看似平凡的當當人其實一直都熱情地戰斗著。
 
  李國慶投資圖譜
 
  作為昔日當當的領導者,李國慶最終還是與一手創立了近20年的圖書帝國漸行漸遠,而他的投資版圖卻并未就此止步。眼下,最讓外界的關注的,則是李國慶的區塊鏈生意。
 
  早在2018年,李國慶就多次揚言要探索“內容產業+區塊鏈”項目。而在離開當當之后,李國慶也將擔任區塊鏈公司水晶區塊鏈科技(海南)有限公司(CRYSTO)公鏈生態旗下DAPP CEO。
 
  天眼查數據顯示,李國慶有超30家公司,在其中18家擔任法定代表人。除了當當網關聯公司外,李國慶還入股區塊鏈公司CRYSTO,占股25%,為第二大股東,最大股東為馬銘澤。馬銘澤同時也是文旗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文旗天下定位為以內容、社群、激勵為核心的全民閱讀和版權增值平臺,官網介紹投資人中有李國慶。
 
  在此次公開信中,李國慶也表示,區塊鏈能讓內容創建、分享和使用者共商、共建、共享,打造知識生產者、篩選者和消費者一體的知識合作社,而不必依賴大資本和創始人。此外,李國慶在公開信中透露,將于2月22日在CRYSTO讀書會社群內進行互動交流。
 
  不可否認,與2018年的一片火熱相比,當下的區塊鏈行業頗為沉寂,而李國慶的高調發聲無疑再次掀起該行業的熱潮。當日,量子鏈聯合創始人帥初分享了李國慶關于區塊鏈的相關消息。
 
  此前,李國慶還投資了教育公司和日天創(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而在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李國慶也稱正在探索區塊鏈與教育的結合。
 
  “李國慶入局區塊鏈一方面意味著區塊鏈的確引起越來越多的重視,從另一方面,也可能意味著區塊鏈逐漸從之前的技術討論開始逐漸向產業落地過渡。”原本區塊鏈CEO吳鵬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如果李國慶可以將出版行業的資源和區塊鏈進行更好的整合,對于區塊鏈行業的發展會有很好的促進。
 
  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當當的創辦者,亦或者如今的投資人,李國慶身上的“豪放”和“直率”也被業界關注。2010年,當當迎來成功上市的高光時刻,李國慶卻因為“敢說”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不同于企業上市后對于投行和投資人的感謝,當當上市后,李國慶在微博怒罵投資人,又嘲諷幫當當上市的投資銀行,上演了一場互聯網界的隔空“罵戰”。當時,他還寫了歌詞諷刺摩根士丹利,認為投行壓低了當當的發行價,從中漁翁得利。因此,李國慶也有了“中國敢罵投行第一人”的稱號。
 
  這種敢說的精神讓李國慶頗受爭議,而他自己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我這個人一是經??跊]遮攔,經常得罪人,二是放不下一些堅持。性格決定命運,也讓我丟掉了很多塊市場。”而在此前,李國慶夫婦一手創辦的當當曾經先后與亞馬遜、百度、騰訊錯過。
 
  “為當當,我也曾淚流滿面,也曾跌落谷底。”在公開信中,李國慶也回憶起昔日的燃情歲月時感嘆,“我們也曾經歷低沉,我們創業時曾面對過地下室的陰暗,積壓書和二手辦公隔板搭起的辦公桌,我們也曾經被競爭對手巨額資金恐嚇,我們還經歷了股價過山車。無論高光時刻還是低沉的日子,每想到這一切我都還覺得激動不已,依然覺得當當團隊和我都是19歲的樣子,充滿赤誠和熱血。”
 
  堅守文化產業勝算幾何?
 
  “當我搬離辦公室時,我沒有落淚。”李國慶表示,為當當,自己曾經多次淚流滿面。然而,此次徹底離開,自己竟沒有落淚。在他看來,經過在當當內部對新業務的三年探索,自己已經想明白了:與其在成熟的大平臺內部創新,不如徹底外部,因為“改造比塑造難”。
 
  事實上,此前剛剛傳出將賣身海航的消息后,李國慶就宣稱已經在圖書的八個領域發現了三個機會:“如果今天我不做當當的總裁了,在這些垂直領域,我有信心可以用三年時間超越當當。”
 
  顯然,此次出走,李國慶也計劃了許久。離開當當后,李國慶表示自己也會再次在文化創新和復興上為中國乃至世界的文化產業貢獻光和熱。“我將創辦書友會,讀者可以以書會友。”李國慶說。
 
  李國慶在公開信中寫到,他始終堅信,文化產業有“口紅效應”。知識的需求一直饑渴,而出版業供給則一直沒有跟上互聯網引發的獲取知識的創新。
 
  據他介紹,讀書會中會做10個細分讀書會,每個分會每年請幾十位名家講52本書,不同領域的專家分享自己擅長的知識,每個讀者可以以書會友,閱讀達人可以在這個平臺自發組織成千上萬書友會。
 
  李國慶認為,對于知識、閱讀的產生和推廣,要有商業力量而非只靠公益,這是文化企業家的價值。
 
  和以往的電商模式不同,李國慶強調書友會的付費模式非常成熟,不需要“燒錢”,也不需要融資:“我們的付費模式是書友會付年費。一開始我們帶頭做10個分會,然后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希望今后各路達人組織自己的書友會,然后我就變成一個書友會的平臺。”
 
  對于書友會的目標,李國慶向記者預測:“書友會會員費第一年會達到1個億,第二年3個億,第三年10個億。”
 
  有互聯網從業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夢想很豐滿,現實往往是骨感的。”該從業人士表示,李國慶創業所選的領域其實早已不是風口,小眾且競爭激烈,即便他對書有感情,市場對他可能也并不會疼惜。
 
  “現在我的夢,是用3到5年達到年用戶4000萬,再造一個互聯網文化生態。望著‘開學季滿100減50’,我多希望人生也能滿50歲減25……少年心,鬢如霜,還能創輝煌?”這是李國慶的自我期待和疑問,能否為外界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顯然尚待時間檢驗。
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久久av免费这里有精品,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